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首页 > 发展动态
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百佳案例之二十一——“先投后奖”走通股权奖励路

        在全面创新改革试验中,上海市支持上海理工大学通过先投后奖走通股权奖励路,完成了全国首单科技成果转化递延纳税优惠项目,并使相关制度得以固化,取得了良好成效。

一、科技成果转化中股权奖励递延纳税落实难

尽管国家层面已经出台了与股权激励和技术入股有关的所得税优惠政策,股权奖励递延纳税的落实过程依旧面临一定的困境,主要是在转化过程中,仍然会遇到定义不明、职责不清、道路不通等问题。特别是在先投后奖路径中,高校院所等专利所有权单位通常先投资成立公司进行成果转化,再对科研团队进行股权激励,但是存在以下问题:一是教育部规定高校不得再以事业单位法人的身份对外进行投资,存在投资难问题;二是高校注册成立公司后,其所持有的股份即成为国有资产,难以转让给科研人员,存在奖励难困境;三是若以高校资产公司(独立法人)身份投资并持股,进而向科研人员实行股权奖励,则难以被税务部门认定为高校的直接股权奖励,无法适用于递延纳税政策,存在递延难。太赫兹科技被麻省理工学院评为改变未来世界的十大技术之一,美国、日本等国家纷纷投入重金,将其应用于通信、军事、太空探测等领域。在我国设立的“973”太赫兹项目中,上海理工大学是唯一承担设备系统的单位,在太赫兹技术研发和应用上取得了重大突破。为进一步提升上海理工大学太赫兹项目团队的科研积极性,上海科创22出台后,根据允许高校和科研院所科技成果转化收益归属研发团队所得比例不低于70%的规定,上海理工大学将3项评估价值近2900 万元的太赫兹技术按79.42%的比例奖励研发团队个人,金额为2303.2万元,但需要现金缴纳几百万元的个人所得税一度成为科研团队的燃眉之急。

二、太赫兹科研团队先投后奖率先实施科技成果转化股权奖励递延纳税

(一)先投后奖模式推动太赫兹技术转移转化

上海理工大学在与上海市相关部门数次协调后,决定走先投后奖的转化路,即在对太赫兹技术进行第三方评估后,注册成立上海上理太赫兹科技有限公司,由新公司完成从实验室到产品的小试、中试开发的工程化过程,并把相关产品推向市场。公司的股东为上海理工大学和上海理工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资产经营公司)两个独立法人机构,上海理工大学占股90%,资产经营公司占股10%。此后,上海理工大学将占股中的80%股权(约占公司股份的72%)奖励给科技成果完成团队,将其余20%股份划转给资产经营公司。

        (二)政策会诊协调会走通股权变更流程

        上海市召开政策会诊协调会解决国有产权处置瓶颈问题,最终达成共识:上海理工大学有权自主决定对科技成果完成团队的奖酬方式和数额,无须市教委审批或备案。上海理工大学将其持有的上海上理太赫兹科技有限公司72%的股份奖励给科技成果完成团队,符合法律和政策规定。三方共识成果在《上海市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条例》中得到法律确认,股权奖励有了更具体的法律保障。

        三、总结经验,进一步提升政策支持效应

        作为全国首单科技成果转化递延纳税优惠项目,上海理工大学太赫兹科技转化项目,有效地解决了国有专利成果产业化的难题,最大限度地激发了一线科研人员的热情,成为《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修订案颁布后,首个对科研团队先投后奖的技术转移转化示范案例。上海理工大学有效地把近年来在太赫兹领域形成的多项技术、器件、系统进行产业化,并推向社会,为上海建设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先行先试,为服务经济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2016810日,《解放日报》头版以《先投后奖走通股权奖励路——多部门召开三次协调会合力解决太赫兹科技成果转化卡壳问题》为题进行了专门报道。

        同时,上海市对上海理工大学先投后奖的个案进行凝练总结,上升为制度成果:一是充分发挥新科技成果转化法、科创22等政策的叠加效应,明确了上海理工大学可以自主进行股权奖励,无须主管部门备案,并以《会议纪要》为依据;二是新发布的《上海市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条例》以上海理工大学太赫兹技术等项目在成果转化过程中遇到的瓶颈作为研究重点,力图通过立法,扫清制度障碍;三是细化和明确了高校院所可以自主选择的三种作价投资方式,其中包含允许高校院所以自己名义直接将科技成果对外投资。以上突破,为股权奖励递延纳税政策的落地实施提供了进一步的政策保障。自该政策落地实施以来,上海市共有14户企业、516人享受了股权激励递延纳税的税收优惠,递延税额共计8375.8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