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首页 > 发展动态
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百佳案例之七十七——高校职称评审权下放有效激发了教师的创新积极性

在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过程中,安徽省在全国范围内率先将教师职称评审权全部下放至省属高校,进一步扩大高校创新自主权,激发教师创新积极性。

一、职称评审“一刀切”影响高校教师创新活力

专业技术人才培养是国家人才队伍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重要依靠力量。职称评审机制是专业技术人才学术水平和专业能力评价的重要载体,在团结凝聚专业人才、激励专业人才干事创业、提升专业人才队伍整体素质等方面都发挥了重要作用。目前,安徽省拥有高校109所,各类教职人员8万余名。由于目前职称评审由省级部门主管,政策“一刀切”带来重科研轻教学、评聘脱节等问题,导致许多优秀教师和科研人员在专业技术职称评审及职务晋升方面受到诸多限制。

当前评价导向存在“六重六轻”问题,即重学历、轻能力,重资历、轻业绩,重论文、轻贡献,重近期、轻长远,重显能、轻潜能,重数量、轻质量,尤其是不注重考核专业技术人才的创新成果、社会服务等工作绩效评价,间接导致科技和经济结合不紧。评审和聘用脱节问题突出,“评人的不用人,用人的不参评”现象普遍存在,大部分的职称评定都是由政府主管部门进行,尤其是高级职称的评委会基本是由政府主管部门组织成立的评委会,评审人对于人才的评价难以深入了解,形成了唯论文、唯资历等消极现象,间接催生了学术造假、花钱发论文等不正之风。

二、推进职称制度改革,下放职称评审权

201610月,安徽省制定出台了深化高校岗位设置管理和动态调整的具体办法,明确提出,要突出用人单位在职称评审中的主导作用,合理界定和下放职称评审权限,出台深化高校岗位设置管理和动态调整的具体办法,逐步实现省属本科院校副高以上职称自主评聘,开展技工院校和中职院校正高级专业技术资格试点。

下放职称评审权,关键是制定人才分类评价标准。为此,安徽省先后修订了普通本科高等学校、高等职业学校教师专业技术资格申报条件,依据高校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和文化传承与创新等四大职能,采取套餐制,变“一刀切”为“分类管”,形成了“一条主干、三条支路”的评价通道,即以“教学型、教学科研并重型、科研型”为主干,以“公共课、体育艺术类、专职辅导员”为三条支路,根据不同岗位类型,制定不同的职称评审要求。比如,以科研为主的教师,应突出对创新能力的评价,合理设置职称评审中的论文和科研成果条件,探索以专利成果替代论文要求。论文不再“一刀切”,突出对业绩水平和实际贡献的评价,注重考核成果转化、技术推广、标准制定等评价指标的权重,将科研成果取得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作为职称评审的重要内容。

在此基础上,根据人才分布及行业发展状况,积极落实用人单位自主权,出台《安徽省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下放工作实施方案(试行)》,在下放范围、基本原则、实施步骤等方面做了明确界定,做到能放则放、应放尽放,下放范围既包括本科高校,又包括高职院校;既包括公办高校,又包括民办高校;既包括教师系列,又包括实验系列;既包括正、副教授,也包括副高级以下教师和实验系列职称。

三、职称评审权下放有效激发了高校教师的创新积极性

目前,安徽省已根据人才分布及行业发展状况,落实用人单位自主权,在省高等学校开展教师系列正高级以下、实验系列副高级以下职称自主评审,向合肥、芜湖、蚌埠下放本市卫生系列副高级、向宿州下放本市农业系列副高级以下、向安庆下放本市艺术系列副高级以下、向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下放医疗卫生系列公共卫生类副高级职称评审权。

在安徽省立医院、安徽医科大学所属医院和安徽中医药大学所属医院开展卫生系列副高级职称自主评审,在省农业科学院开展自然科研系列农业科研专业正高级以下职称自主评审。职称评审权下放高校后,受到高校和广大教师的一致好评,激发了广大教师投身创新创业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取得了显著成效。2017年,本科高校承担科研项目12838项,科研经费24.98亿元;发明专利申请数4586项,授权1728项;通过以科技成果转让、许可、作价投资项目和技术开发、咨询、服务方式签订的合同项目数3055项,合同总收入6.61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