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首页 > 专题 > 新引擎启动:战略性新兴产业‘十二五’回顾
“十二五”期间海洋工程装备产业发展回顾

 

  海洋工程装备是人类在开发、利用和保护海洋所进行的生产和服务活动中使用的各类装备的总称,是开发和利用海洋的前提和基础,处于海洋产业价值链的核心。随着人类对海洋的探索和开发的不断深入,海洋工程装备日益成为世界各国开展竞争的焦点领域。

  中国海洋工程装备产业起步相对较早。1966年就建成第一座钢结构导管架,1972年建成第一座自升式钻井平台,1974年建成第一艘双浮体钻井船,1984年建成第一座半潜式钻井平台,1989年建成第一艘浮式生产储卸油装置(FPSO)。九十年代,由于全球海洋工程装备市场进入低迷期,加之全国海洋工程装备产业缺乏全方位对外开放和国际交流,主要面向国内浅水油气开发,产业发展较为缓慢。进入新世纪,特别是2010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以来,国内海洋工程装备产业紧抓市场兴旺带来的机遇,步入快速发展轨道。

  “十二五”时期,在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下,全国海洋工程装备产业发展取得了显著成绩,市场规模由小做大,产品结构逐步升级,产业布局基本形成,研发水平得到提高,国际地位明显提升,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海洋工程装备生产制造的重要国家。

  但总体分析,与世界先进海洋工程装备产业强国相比,中国海洋工程装备产业还存在建造效率相对较低、管理水平不足、高端装备市场份额小、研发设计创新能力薄弱、核心技术依赖国外、配套设备系统发展缓慢、相关服务业发展滞后、商业模式不适应国际市场等问题。面对世界海洋工程装备技术创新不断加快,装备要求越来越高以及国际竞争日益激烈的挑战,中国海洋工程装备要做强做优依然任重道远。

  一、产业环境明显改善

  在国务院《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的指引下,“十二五”时期,国家部委等相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海洋工程装备发展的政策和重大专项,产业支持力度前所未有。文件明确了海洋工程装备的发展地位、战略目标、重要方向、重大行动和重大举措。良好的产业发展环境极大地鼓舞了有关地方、集团、企业的积极性和使命感,为中国海洋工程装备产业技术创新能力和国际竞争力的提升提供了重要支撑和保障,有力促进了中国海洋工程装备产业的持续、健康和协调发展。

  二、市场份额跃居首位

  “十二五”期间,中国海洋工程装备产业规模和市场份额不断提升。2011—2015年海洋工程装备接单总额达到716亿美元,占到全球总成交额的28%,其中2013年实现接单260亿美元,全球市场份额达到39%,首度超越韩国位居全球首位,并于2014年和2015年持续保持全球第一。在充裕订单的支撑下,全国海洋工程装备建造企业销售收入持续增长。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海洋工程专用设备制造业营业收入从2012年的238亿元增长到2015年的698亿元,年均增速达到36%。

  三、产业龙头脱颖而出

  中国目前已基本形成了以环渤海湾地区、长江三角洲地区和珠江三角洲地区为中心的海工装备研发、总装和配套设备产业集聚区。环渤海湾地区主要有中国船舶重工集团下属的大连船舶重工、青岛北海船厂、青岛武船、山海关船厂,中集来福士、大连中远船务、中海油青岛海西湾基地、中石油青岛基地、蓬莱巨涛、天津博迈科等建造企业,以及中海油研究总院、大连理工大学、天津大学、天津赛德等研究机构和院所;长江三角洲地区主要有中国船舶工业集团下属的上海外高桥船厂和上海船厂,南通中远船务、舟山中远船务、招商局重工(江苏)、上海振华重工、惠生(南通)海工等建造企业,以及中国船舶及海洋工程设计研究院、上海船舶研究设计院、上海交通大学、江苏科技大学、上海利策等研究机构和高校;珠江三角洲地区主要有中国船舶工业集团下属的黄埔文冲船厂和澄西广州船厂,中海油下属的中海福陆、惠州建造基地、湛江建造基地、深圳建造基地,招商局重工(深圳)等建造企业,以及广州船舶及海洋工程设计研究院、华南理工大学、深圳惠尔等研究机构和高校。三大产业集群之外,中国其他地区也分布有一定数量的建造企业和研究院所,如福建船舶工业集团下属的福建东南船厂、马尾船厂和厦门船厂,哈尔滨工程大学、武汉理工大学、中船重工第七○二研究所等。

  在国家海洋工程装备产业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一批具备国际竞争力的海工企业脱颖而出。中国船舶工业集团、中国船舶重工集团、中集来福士、中远船务、上海振华重工、招商局重工等海工企业在关键技术和设备方面取得突破,管理模式不断优化,设计建造能力持续提升,形成一定的品牌效应,跻身全球领先的海洋工程装备建造企业,获得国际船东的普遍认可。此外,国内从事海工产品研发的高校和院所超过20所,产业发展体系正在逐步形成和完善。

  四、产业化能力明显增强

  “十二五”期间,中国海洋工程装备产品实现了全方位的发展,产品结构不断丰富、优化和升级。由传统的自升式钻井平台、半潜式钻井平台、浮式生产储卸装置(FPSO)和海工辅助船进一步扩展至经济型钻井船、浮式液化天然气储存及浮式储存再气化装置(FSRU)、小型浮式液化天然气生产储卸装置(LNG-FPSO)、特种海工作业船等相对高端领域。全面形成500米以内浅海洋油气资源开发装备设计建造能力,也具备初步的深水和超深水开发装备建造能力。

  随着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技术管理水平的不断提升,以及在诸多领域的优化创新,全国海工企业建造能力和建造效率迅速提升,产业化能力明显增强。自升式钻井平台、半潜式钻井平台、自升式作业/支持平台、三用工作船、平台供应船等领域均实现了批量化建造。自升式钻井平台和海工支持船市场份额稳居全球首位,占据全球50%的市场份额,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市场份额也持续扩大,2015年包揽了全球5座半潜式钻井平台订单。与此同时,Tiger系列钻井船、“萨卡里玛”“玛丽卡”和“伊利亚贝拉”FPSO等装备的成功建造也标志着中国海工企业在大型深水FPSO、钻井船等高端海洋工程装备领域已具备了产业化能力。

  五、交付一批全球领先装备

  “十二五”期间,在国家相关科研项目支撑以及建造企业加大研发投入力度的共同推动下,中国海洋工程装备产业在多个关键技术领域取得突破。如深海高稳性圆筒型钻探储油平台的关键设计与制造技术、浮式钻井储油平台总段下水及旋转合拢对接方法、超大型海上风电安装船研制与工程应用,大型自升式钻井平台总体性能和主尺度论证、桩腿结构型式及强度设计技术、钻井设备配置及系统设计技术、自升式平台桩腿设计及组装精度控制技术、升降系统与锁紧装置控制技术、超高强度材料焊接技术,半潜驳接载下水技术等关键技术领域均取得实质性突破。

  同时,国内海工企业还建成交付一批全球领先的海洋工程装备。上海外高桥建成交付中国第一座自主设计第六代半潜式钻井平台“海洋石油981”;中远船务建成交付全球首座圆筒型超深水钻探储油平台“希望钻探号”和全球第一座半潜式圆筒型海洋生活平台“希望7号”;中集来福士交付第六代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中海油服兴旺号”;澄西广州交付“萨卡里玛”“玛丽卡”和“伊利亚贝拉”深水大型FPSO等。在深海探测方面,中国首台自主设计、自主集成研制的深海载人潜水器“蛟龙号”于2012年完成7062米深潜,创下世界纪录;深海移动工作站“龙宫”目前已经完成总装和调试工作,代表了中国海洋领域的前沿核心技术。

  六、国际地位明显提升

  随着建造水平的不断提升,中国海工装备建造能力和产品质量获得国际普遍认可。“十二五”期间,中国承接的海工装备订单80%来自于国外船东,其中不乏全球大型钻井承包商挪威Seadrill、全球第一大海工船船东Tidewater、法国大型海工船船东波邦集团、全球领先的FPSO运营商SBM Offshore和MODEC、意大利工程施工企业Saipem、巴西国油等一大批国际领先的船东和客户。装备实际应用作业方面,上海外高桥建造的海洋石油981部署在南海进行深水钻探作业,打破了国外在超深水钻井领域的垄断局面;南通中远船务、中集来福士等企业交付的深水、超深水钻井平台在墨西哥湾、北海油田钻井作业平台综合评分中,获得高分并受到国际上广泛好评,为世界海工领域瞩目。此外,舟山中远船务还获得法国道达尔(Total)国际供应商资质,正式入围道达尔合格供应商名录,其海工模块、海工生活平台、FPSO、FSO、FPU等海工产品的建造和改装能力获得国际主流客户的认可。

  七、核心设备研发取得突破

  “十二五”期间,全国海工装备本土化进程加快,核心设备与系统取得突破,部分装备实现产业化。如南阳二机石油装备对钻深为5000米的自升式钻井平台钻机的关键技术进行了创新,实现了重大突破;宏华集团自主研发出海洋钻井包,并在TIGER系列钻井船上得到应用;哈尔滨工程大学等各大高校及研究机构突破“DP3动力定位系统研制”技术,打破了国外垄断,实现了中国自主设计开发集成的动力定位系统的首次实船海试;南通中远研发成功SD-01海龙系列深潜泵,在“邦嘉”自升式驳船上获得应用;南京中船绿洲开展180吨定位绞车及系统、250吨锚系处理绞车、鲨鱼钳、挡缆桩及尾滚筒等新产品研发,完成深水定位系泊导向装置即链擎装置的样机试制和实验验收;华南船机完成600吨重型海洋起重机、80吨钻井船海洋起重机研制;宝石石油机械完成E级和H级深水钻井隔水管样机;振华重工成功研制全球最大的12000吨全回转浮吊、8000吨固定双臂架浮吊,3800kW大功率可升降全回转吊舱推进器系统部件的国产化率达到了80%,铺管系统、自升式平台升降系统及电控系统成功研发,并进入国际市场。

  “十二五”期间,国内海洋工程装备配套产业也在水下系统方面取得突破。如中国海洋石油研究总院完成水下生产脐带缆研制;华北荣盛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完成3000米深水防喷器组及其控制系统关键单位设备工程样机,并获得美国石油学会和中国船级社认证;江钻股份公司成功研制国内首台深水水下采油树样机等。

  八、设计建造能力明显提升

  “十二五”期间,中国海洋工程装备企业贯彻“走出去”和“引进来”战略,加强与国外企业的合作与交流,共同开展工程设计或产品研制。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为波斯湾、里海、墨西哥湾和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打造了多个高端海洋工程装备总包项目,展示了“中国制造+中国资本+中国运营”的范例。海油工程与法国Technip合作开展南海TLP项目的前端工程设计,黄埔文冲与美国Zentech联合开发R-550D自升式钻井平台等。

  “十二五”期间,中国海工企业收购了一批国外设计企业,设计能力快速提升。如中交集团收购美国钻井平台设计公司F&G,中航国际收购芬兰著名船舶及海工设计商DeltaMarin,中集集团收购瑞典海工平台设计企业Bassoe Technology,中国南车时代电气有限公司收购全球第二大深海机器人供应商英国SMD公司、山东海洋工程装备有限公司收购挪威钻井承包商Northern Offshore。通过对外合作,中国海洋工程装备企业研发水平和创新能力大大增强,直接支撑了建造能力的提升,加快了国家海洋装备高端化、产业化和国际化进程。

  九、一批自主品牌涌现

  通过加大研发力量投入和吸收国外设计经验,中国海洋工程装备自主设计能力大幅提升。目前已完全具备了浅水油气开发装备的自主设计能力,同时也开展了深水钻井船、LNG-FPSO等高端装备自主设计制造研究,并自主完成一批深水、超深水油气开发装备的设计建造。以“海洋石油981”和“海洋石油201”为代表的深水装备成功建造并陆续投入作业,标志着深海装备制造取得重大突破,中国首制自主品牌Tiger钻井船下水,标志着中国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钻井船成功实现工程化。

  研发实力不断夯实的背景下,中国也在海洋工程船舶、自升式及半潜式平台等产品领域逐渐形成一批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设计型号和自主品牌。大连船舶重工在国内率先开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DSJ系列自升式钻井平台和DSAJ400型自升式生活服务平台,获授权专利50项,打破国外技术垄断;中集来福士也推出自主设计的TAISUN350型自升式钻井平台和BT5000型半潜式钻井平台;太平洋造船集团开发出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SPP和SPA系列海工船;武船重工通过对国外设计理念的消化吸收,从联合设计走向了独立设计,自主研发了4000HP-32000HP多用途平台工作船等系列船型,形成新一代高效节能的专利船型。

  “十二五”期间,中国海洋工程装备产业发展迅猛,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但是随着低油价成为新常态,全球海洋工程装备市场进入深度调整期,中国海洋工程装备产业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但同时也为国家海洋工程装备产业实现“弯道超车”带来机遇。未来,中国海洋工程装备产业将进一步优化产业结构,加大自主配套体系建设,培养专业化人才,提升建造水平和建造效率,在克服市场低迷环境的同时,实现中国海工装备产业做强做优的目标,迎来更加辉煌的明天。

  中国船舶制造协会

  王锦连 张琦 刘二森 屠佳樱